777762.com

您当前的位置: 主页 > 777762.com >

左宗棠病逝后收到上千幅挽联 李鸿章挽联并没说

添加时间:2019-07-11

  1885年9月5日凌晨,晚清重臣、民族英雄左宗棠在福建福州永远地停止了呼吸,享年74岁。当晚,福州大雨如注,通宵不停。

  左宗棠的病逝,让清朝痛失栋梁。朝廷颁发上谕称:大学士左宗棠学问优长,经济闳远,秉性廉正,在事忠诚,叠著战功,运筹决胜,底定回疆,厥功尤伟,尽心民事,禅益地方,扬历中外,恪矢公忠,着追赠太傅,赏治丧银三千两,入祀京师昭忠祠和贤良祠,加恩予谥“文襄”。

  左宗棠去世后,朝廷枢臣和封疆大吏纷纷派员到福州来悼唁。挽联更是有如雪花一般飞来,达千幅之多。在这些挽联里,最引人注目的当属李鸿章的那幅。

  李鸿章是左宗棠的政敌,缠斗了大半辈子,这是众人皆知的事实。对于这一点,李鸿章倒是痛痛快快地承认了, 在挽联的上联中就写道:“周旋三十年,和而不同,矜而不争118图库开奖结果现场!唯先生知我。”

  “周旋三十年”,不假。“唯先生知我”,未必。左宗棠与李鸿章在许多重大事件上的态度泾渭分明,形同水火。比如,李鸿章为了增强海防力量,不惜放弃新疆;左宗棠则力争收复新疆,并亲自带兵将新疆百万国土收了回来。再比如,在中法战争中,李鸿章力主向法国妥协;左宗棠则对法国持强硬态度,宁战不降。

  李鸿章在下联中说:“焜耀九重诏,文以治内,武以治外,为天下惜公。”左宗棠的文治武功,天下人皆知,不需要李鸿章的夸奖。“为天下惜公”?难说。当左宗棠这个最强大的对手闭上了眼睛时,李鸿章心里恐怕是要偷笑吧?

  一是两朝帝师、军机大臣翁同龢所送的挽联。上联是:“盖世丰功犹抱恨。”下联是:“临分苦雨敢忘情?”

  翁同龢在上联里,痛惜左宗棠的逝世,虽然创建了不世功业,但依然抱憾而逝,大有当年诸葛亮“出身未捷身先死”的意味。这很符合左宗棠生前的实际情况。左宗棠一直为中法战争的“不败而败”而耿耿于怀,引为平生一大恨事。在他遗折里,就不忘提到这一点:“此次越南和战,实中国强弱一大关键。臣督师南下,迄未大伸挞伐,张我国威,遗憾平生,不能瞑目。”

  翁同龢在下联里,追忆一年前两人在雨中依依惜别的场景,表达了对老朋友的深深怀念之情。

  说来奇怪,翁同龢与左宗棠并没有多大的交集。左宗棠没做过京官,多年来在外任职督抚。直到1881年,左宗棠回京担任军机大臣时,翁同龢才第一次见到左宗棠。左宗棠回京的第二天,翁同龢专程到贤良寺拜见他。左宗棠给翁同龢留下了很好的印象,特别是他面对洋人时不卑不亢的态度,让翁同龢感觉“壮中朝之气”。

  1884年,左宗棠奉旨以钦差大臣身份督办闽海军务,离开京城时,翁同龢为他送行。左宗棠“其言衷于理而气特壮”,令翁同龢终生难忘。

  二是礼部尚书李鸿藻所送的挽联。上联是:“诸葛大名垂宇宙。”下联是:“崆峒西极过昆仑。”

  左宗棠一生最敬佩的古人,是三国名相诸葛亮。他时常以“今亮”自居。李鸿藻所说“诸葛大名垂宇宙”,摘录自唐朝诗人杜甫的诗歌《咏怀古迹五首》。同一句诗,杜甫拿来怀念诸葛亮,李鸿藻拿来怀念左宗棠,相当得体。

  李鸿藻的下联“崆峒西极过昆仑”,录自杜甫的诗歌《喜闻盗贼蕃寇总退口号五首》,追忆了左宗棠一生中最大的功绩:收复新疆。

  李鸿藻将杜甫两句诗句巧妙地结合在一起,来敬挽左宗棠,天衣无缝,实在是高明无比。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